朱从玖:金融政策的传导体系等五个方面需要加以关注 - 人物专访 - 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


English
  • -精彩推荐
  • -人物专访

        5月11日上午,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暨首届中国金融政策论坛在北京举行。浙江省副省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战略咨询委员会主席朱从玖指出,从实体部门或者从地方的工作上来看,有五个方面需要金融政策加以关注。

       一是金融政策的传导体系需要特别关注。大家都有一个经验,我们在制定金融政策的时候,我们的设计都是很精美的,很完善的,目标也是很清晰的。但是最后执行的结果跟我们初始的想法还是有很大的出入的,这就提醒我们,金融政策的传导体系很复杂,传导体系如果不健全、不完善的话,可能会给金融政策的效果带来很大的折扣。这个传导体系包括传导机制、执行金融政策的主体。我们当前处在这样一个改革和多变的时期,每一类的市场主体都在发生巨大的变化,金融机构本身作为金融政策的一个重要的传导主体,我们自身也在不断的完善自己。作为金融政策的受体,我们实实体部门的市场主体也在不断的健全和完善当中。所以这样一些主体的完善过程也告诉我们,金融政策的传导体系是需要不断健全的,使得我们的金融政策能够有效的传导到实际部门。

       二是我们已经形成的、有广泛共识的、确定的一些金融政策要坚定不移的、彻底的执行到位。这句话的另一个解释就是我们现有的可能形成共识的,已经确定的一些政策方面的事情可能还没有执行到位。从实体部门来讲这个感受也是比较深的,比如说我们最近几年一直在推进的商业银行的改革,我们把商业银行从国有商业银行变成上市的主体,落实它的市场主体,落实它的自主权。但是我们从目前的很多事情来看,这样的自主权并不充分。比如商业银行处置不良资产,它的权限仍然受到很多限制。在当前一些少数或者部分企业出现资金困难,需要一些商业银行的支持机制的时候我们就发现,它并不是特别有效。再比如说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发展,这个题目已经拉开了,这样一个工作也展开了,大量的可能不能上市的一些公司也可以得到资本市场服务的这样一个概念被大家所接受。当然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发展在各个层次我觉得都还需要进一步的深化和加强。

       三是金融政策需要关注的是金融资源对于一个实体部门的企业来讲是一个外部融资,外部融资对于我们获得这些金融资源的市场主体企业是有很多的要求的。无论是上市还是获得银行的贷款,还是去发行一个债券,做一个资产证券化等等,都会对这些主体有很多的要求。这样的要求谁最清楚?我们金融部门最清楚。作为企业有时候并不是很清楚,即便是通过中介机构作为顾问,有时候也很难掌握我们这样一些政策上的精髓,准确的把握它还是有难度的。所以这就需要金融部门,包括监管部门、宏观调控部门、金融经营部门深入到实体部门当中去,帮助实体经济的企业更多、更充分准确的了解我们实体部门的结构,使得我们金融资源更加有效的服务到实体经济当中去。

       在浙江我们有一个实践,我觉得有一定的借鉴意义。我们最近几年在推动市场主体的升级,提升发展。因为我们现在的市场主体全浙江省有300多万个大量的个体工商户,极少部分是股份有限公司。我们从省政府工作的角度会推动个体工商户比较大的转化为企业,有一定规模的企业要转制称为股份有限公司,使得它们具备条件来获得更多的外源的融资,更多的金融资源。

       四是金融政策需要考量金融服务的可持续性和可预见性。实际上对于我们企业来讲,这也是很困扰的一件事情,我们众多的工商企业来讲这也是一个很困惑的事情。有时候不知道下一笔的融资和贷款还能不能得到,我们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解决了这个事情,但是程度还是需要加深的。对于我们单个企业这是很致命的,我不知道下一笔贷款和融资能不能得到的话,我这个企业能不能继续下去就变成一件有问号的事情。这也是金融部门和实体部门的信息对称性问题,也是我们金融运行体系的一个透明度的问题。从实体部门来看,非常迫切希望我们金融部门能够提升我们业务的透明度、政策的透明度,使实体部门能够清晰的预判它是不是能够稳定、持续的获得外部的金融资源,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五是金融政策要关注民间金融的发展情况。民间金融在我们当前的经济体当中占有很重要的份额,它服务着一大批的企业,这些企业从我们持牌的金融机构那里是得不到金融资源的,获得不到支持的,但是民间金融可以帮助很多企业能够获得金融资源。它有不规范性,有多变的一些特点,但是它在经济当中确实是一个支撑。

       另外,朱从玖提到,浙江从温州金改出发,我们制定了《民间融资管理条例》,来规范和推进民间金融的发展。我觉得未来我们的金融政策应该把民间金融运行的一些特点,服务一些什么样的企业,它的规范性如何,怎么样来提升它的效率,防范风险等等,都需要纳入到金融政策的体系当中来,这对于金融的稳定是非常重要的,对于经济的运行也是非常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