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明:“实体经济萎缩,金融越做越大”是有问题 - 人物专访 - 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


English
  • -精彩推荐
  • -人物专访

       中信证券董事长王东明在“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资本市场分论坛上表示,中国需要一个强大的实体经济,不在于有多少出名的公司,而在于中小企业公司的规模。他还举例提到,工商银行要报出来一年税后净利润能达到两三千亿的时候,全国人民都会骂你的。金融系统的高利润率凸显出很严重的问题。一边是一个完全政府控制的东西,另一边是一个完全市场发展的主体,要建立一个发达金融体系很困难。

以下为演讲原文:

       王东明:我想跟大家分享关于新的国九条,特别是多层次资本市场这一块的发展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怎么样解决我们对实体经济服务的问题。

       我自己感觉原来有一个我很尊重的领导他提出来就叫实业兴百业兴,一个国家的繁荣昌盛最重要的是它有一个强大的实体经济,无论是今天上午发言的监管者,还有我们做实操的同志,很重要的我们作为金融,它是一个很重要的服务单位,这个服务的单位怎么让它促进整个实体经济的发展。一个国家的实体经济我觉得最重要的不在于它有多少个很大很出名的公司,它最重要的在于这个国家的中小企业的规模能有多大,中小企业规模的发展能有多好,因为只有中小企业它代表了整个国家就业的机会,代表了国家的税收,代表了国家创新的精神,没有这些东西的话,光靠到的公司很难实现这些东西。

       作为金融工作者来讲,应该怎么去服务他们,从咱们国家这三十多年改革开放的历史来看,我认为从目前来讲,金融机构服务的能力现在越来越弱,你可以看到刚才士余行长的讲话里他也提到了,我认为现在大量的影子银行的出现,而且我们前一段儿温州情况的出现,大量人现在已经不愿意再做实体经济了,大量的人已经把实体经济赚来的钱逐渐的转向放高利贷,这样的话形成这么一个怪圈以后,咱们为什么出现了这么一个情况,我觉得咱们金融的制定者,金融政策的制定者应该好好反思一下为什么那么多的人不愿意去做,为什么大家都愿意做金融。这对我们来讲,现在实体经济逐渐在萎缩,金融这块越来越强大。那天我跟工商银行的杨行长讲,我说工商银行要报出来一年税后净利润能达到两三千亿的时候,全国人民都会骂你的。一个服务性的机构怎么能挣那么多的钱,它的钱都挣到了谁的身上?

       这一点我是感觉到这次整体的多层次的资本市场,这个东西我认为不应该是政府来主导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把它区分开,有主板市场,有创业板市场,有中小板市场。另外,现在从美国,我自己也注意到,去年美国通过了一个工作机遇法案,实际上也是美国政府意识到一定要把实体的中小企业,微小企业的企业活力激发起来,能够使它得到更广泛的融资的渠道。所以,也是经过多方的博弈之后,产生了工作机遇的法案,实际上就引发了大规模的众筹公司的兴起。

       这些东西我觉得都是由于市场发展的结果,市场实体经济的需求造成金融服务你必须得跟上去,你得提供这些产品,提供这些东西,使得比如说刚才说的我们的PE资金,我们的这些其他的各种各样的资金能够进入到这个实体经济,因为资本都是逐利的,它进去以后肯定要找出口出来,经过很多,包括咱们各种各样市场的安排,都是根据这种方式来安排的,这样的话就使得有了一个很发达的实体经济,特别是有很发达的中小企业这么一个实体经济的话,我相信就有一个很发达的金融体系,如果没有的话,一边是一个完全政府控制的东西,另一边是一个完全市场发展的主体,两边对接我认为是很难。所以,我觉得咱们无论是三中全会定下来这60条,咱们目前证监会定的国九条,现在到2020年都要有一个交待。这个交待我认为现在七年,从现在到2020年一共七年的时间,七年的时间很重要的就在于能不能把改革开放的势头带起来,我认为第一件事儿是非常重要的,就是改革开放的这个势能不能起来,我觉得核心的问题,无论是三中全会也好,包括我们资本市场这块,重要的就是要理顺政府和市场之间的关系,更主观核心的问题你就要把政府的审批这一块把它尽可能拿下来,减少审批,放松审批,加强监管。因为我认为为什么改革很难,因为这一次的改革,无论是三中全会对于整个经济,整个政治、文化、经济体制的改革,还是中国证监会的九条的改革,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你对自己要进行革命,你把自己手中的权力要交出去,你交出去了,市场就会有一个很大的发展。现在资本市场你从债券市场的短票、中票,银行间市场的改革,交易商系统的改革,还是我们前年创新大会以后,我认为整个现在资本市场还是在收着前年创新大会发出的改革开放的一种红利。我认为未来的改革,关键的问题,很重要的一点政府自身的改革,因为我认为本身市场的活力永远是存在的,我就说这些,谢谢大家。

       祁斌:谢谢,讲的非常好。下面是提问环节。这周五要开券商创业大会,希望东总给我们提点儿建议,希望从创新大会我们怎么得到什么,当然有些是理念方面的,比如放松管制,还有一些具体的措施或者业务方面还有什么前瞻性的思考?

       王东明:整个证券行业对于5月16号创新大会都抱着很大的期望,因为配合国九条的发布,券商大会,创新大会会更进一步在操作层面落实一些国九条的精神,还是这一条,因为我觉得现在实际上在国九条当中有些东西已经披露出来了,核心的问题我觉得就是理顺政府和市场之间的关系。另外,刚才姚刚副主席讲有1400多万家企业,只有2000多家上市公司,真正意义上就是在主板以外的公司,你怎么给它有一个融资挂牌交易的一个安排,这就是要大规模的发展,刚才所说的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只有这个方面发展了,你的资金进出的渠道才能火起来,因为我觉得咱们国家实际上为什么咱们的M2和GDP的比重这么高,大量的资金是被沉淀和浪费掉了,咱们国家银行的总资产140多万亿,近150万亿,咱们地方国有资产20多万亿,中央国有资产差不多40多万亿,加起来70多万亿,如果再加上医疗、教育、环保等等这些加起来差不多近200万亿的总的国家的政府控制的资产,这些资产是不是流通起来了,还是趴在那个地方,刚才士余也讲了,我们怎么样得把140万亿压在银行资产负债表里的东西把它盘活起来,但是讲了这么多年,没有发现有大的动静。我们的国有资产,200万亿的国有资产能不能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把它运动起来,中国人讲人挪活,树挪死,资产只有在交易过程中才能体现价值。

       我认为咱们的不动产,差不多也近100万亿,同时咱们的存款也差不多100多万亿,这些东西都死在这个地方你怎么把它盘活?我认为这个就是我对于整个金融工作者,整个我们的金融体系的安排和金融工作怎么能够真正把这个东西弄起来,这些东西我一直认为市场的力量是巨大的,很活跃的市场,但是怎么把它组织好,一个是防范风险,金融最大的问题就是风险,一方面你把市场的能量释放出来,因为咱们国家整个证券行业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都是银行业,它是一个通道的提供者,投资银行公司,特别包括金融企业,包括银行,实际上是一个市场的组织者,流动性的提供者,交易的对手方,就是这些东西才能真正把金融弄活,把水搞活,水搞活了,它才能整个盘活起来,对整个实体经济才能起到更好的作用。